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秋雨綿綿,如一個人的思念。 片片葉子在風雨中滑落,宛如滑過臉龐的淚水,有著細密的晶瑩和刺骨的冰涼。 也許,這樣的季節注定充滿懷念;也許,這樣的雨絲注定淋濕記憶;也許,這樣的落葉注定一生一世的漂泊…… 每當一片片葉子在綿綿秋雨中緩緩落下時,我總感到莫名的孤寂,莫名的感傷。 而這樣的時候,我把自己交給音樂,交給詩歌,交給秋雨,在音樂中將往昔一遍遍重現,在詩歌中記錄對生活的感受和小小的幸福,在秋雨中體會時間的流失和天空的哀傷…… 真如有一首歌《愛上你是一種流淚的幸福》唱的那樣—— “我在大海的深處,忍受了百年的孤獨,你帶給我一粒沙土,我要還你最好的禮物。愛上你是一種流淚的幸福,想得到就要努力地付出,多少次望而卻步,多少次後繼前仆,我寧願忍受含沙的苦。愛上你是一種流淚的幸福,需要相愛的人用心呵護,多少次困難險阻,多少次義無反顧,我失去生命也不在乎……” 我是一個懷舊的人,懷舊使我接近沉默;我是一個走得緩慢的人,緩慢使我平淡而孤獨。 是啊!“在我記憶的深處,埋藏著你的腳步,多少繁華不屑一顧,卻甘心做了愛的俘虜。”明知道這是一個錯,但卻一遍遍在回憶中感受流淚的幸福,任時間的雨絲滑過天空,滑過臉龐,滑過內心的原野,之後,靜靜地流淌,浸濕無盡的天涯。 這樣的時候,我總感覺自己和白俄羅斯詩人馬克西姆?唐克有著同樣的感傷,你穿越“我的等待”廣場,跑過“我的忍耐”長街,而我和你一樣,在其中的一座橋上冒著綿綿秋雨,呆呆地等待著,等待著…… 馬克西姆?唐克寫道:“從天空到大地/從眼淚到微笑/從琴弓到琴弦/從百靈鳥到其窩巢/都在咫尺之間/串串葡萄到葡萄美酒/成熟種子到麥粉麵包……/我不明白,為什麼到達你心靈的路/卻是如此遙遠。” 是啊!從天空到大地,是那麼遙遠,那麼無期。 也許,愛上你是一種流淚的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