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th Oct 2011 | 一般 | (1 Reads)
一 我是她的男人和情人的私生女   我8歲那年,被我的媽媽扔在她家門口。這個生了我的女人說,你若跟著我,只有死路一條。你爸爸死了,我連自己都養活不了。   那天,風很大,雨也很大,我媽紫色的衣裙在拐角消失的時候,我已經連淚都流不出來了。我在雨裡大喊著追她,跑了好幾條馬路,筋疲力盡的時候,我便站在馬路中央,期望著有哪輛車把我撞倒,讓我離開這個世界……   傍晚的時候,我還是坐在了這個叫李春花的女人家門口,她回家的時候,看到一個冷得發抖的孩子,一個裝著幾件衣服的箱子。她緊捏著我的胳膊,臉陰沉許久,一語不發地把我帶進屋。   給我換了乾淨的衣服,她問我,你媽還要你嗎?這話將我隱藏的淚全部引出來了,我點頭又搖頭,咬著唇,淚流了一臉。她有些不知所措,過後,把我擁在懷裡,許久沒說話。   我仰頭的時候,看到她眼角的潮濕,她拿著吹風機幫我吹頭髮,她的手指柔軟,懷抱裡有淺淺的薄荷香。她說,你看你的頭髮,和他一樣,又直又硬。她忽然丟了吹風機,「嗚嗚」地哭了。她說,小暖,從今往後,有大媽的一口飯吃,就有你的一口。   我覺得這世界怪得很,她的男人在一個夜晚,為了給他的情人去買一份糖炒栗子,過馬路的時候被車撞死,而我,她的男人和情人的私生子,竟然來投奔她,並被她接受。   二 我怎麼可以褻瀆她的善良?   我才知道,原來世界上還有這樣的愛情,我相信再沒有一個人會比她更愛我爸爸。她常常會撫著我的頭髮,吃飯的時候,也會盯著我的眉眼走神。她說,你怎麼這樣像他呢?   她給我轉了學,領著我去報到的時候,她說,有什麼不開心的,你就告訴大媽。   8歲的心,已經為她的話語無比惶恐,只不過半天的時間,我便跑回來找她。她在上班,機器「轟隆隆」地響,她跑出來著急地問我怎麼了。我只顧著哭,不知道該說什麼……是的,我不知道該如何張口告訴她,班裡的孩子都鄙視我,我的同桌,那個紮著花蝴蝶結的小女生,撇著嘴巴罵我無恥。她說,你一個私生女,還厚顏無恥地來找人家養你。   我咬著唇,反駁不出一句話,她說的句句都是真的。   她問了半天,看我除了哭沒有任何的回答,不禁有些上火,借了自行車到學校去找我的班主任。晚上回來的時候,她說,這邊房子價格漲得很好,我想把它賣掉或者租出去……我扒著碗裡的飯沒做任何回應,白日裡那個孩子的話一遍遍在我腦子裡回想,扎得我的心生疼。   夜裡,我收拾好自己的東西,她的房門半敞著,我看到她輾轉著在床上沒有睡著。我躡手躡腳地開門走出去的時候,聽到她很警惕地起了床。   坐在小區的椅子上,夜這麼黑,世界這麼大,我已經不知道應該去哪兒。   我聽到她一聲聲喊我的名字,看到她著急地從小區裡跑出去。我把自己躲在黑暗裡,張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。只不過一個星期,我已經知道她的善良,她給我買了漂亮的床,很多的衣服和髮夾;她每天都要從存折上取錢出來,為我「嘩啦啦」地花出去;她還無比細心,才不過七天,我吃飯的喜好便被她摸得一清二楚,做飯不再放姜,西紅柿記得剝皮……   她的好,讓我惶恐,我以為她對我應該是恨呢,因為我的出現,眉眼裡全擺明了她男人的背叛。我怎麼可以留在她的身邊,褻瀆她的善良?   天快亮的時候,她在我母親的小區門口等到了我。她說,你母親說你沒回來過,我知道你會來。   她只穿著一個外套,裡面是單薄的睡衣,這個女人,在冷冷的石板上坐了五個小時,而我的母親卻在她離開後始終沒有出來問過。   她說,大媽對你不夠好,是嗎?我搖頭,說,是我配不上你的好。她摸摸我的頭髮,小暖,我們搬家。   只不過兩天的時間,我們就從城西搬到了城東,我知道她的意思,因為這裡沒人再知道我的一切,沒人會笑話我。城東的房價普遍要高,我們的房子租給了別人,每月還要再拿出一部分來租我們現在的房子。她給我找了學校,並和班主任談了很久,送我到教室門口的時候,她竟然蹲下來親了親我的額頭。那天的陽光那樣好,她的身上像是披了金色的彩霞。三 她那簡單卻複雜的愛情   我沒想到會惹她生那麼大的氣,15歲的那年夏天,巷子裡的一個李姓男人送了我一串珍珠項鏈,光澤晶瑩而誘人。他帶我去他家,給我削水果,倒飲料。   我們剛坐下幾分鐘,她便砸響了房門。原來她下班早,鄰居家的阿姨告訴她看到我進了那個男人的家,她便發瘋一樣追進來,衝著我大聲吼,拉了我就走。我嘟囔著,她卻急了,回手給我一巴掌。   打完之後,我們都愣了。她伸出手,想拉我,卻又空空地收回去,轉身回家。   第二天,她拿了很多錢,帶我坐長途車,到了省城的一家西餐廳。看了半天菜單,點了芝士披薩、烤土豆、黑菌鵝肝牛排,還點了香濃的百利甜酒,一杯就30元。每個都是小小的一份,她自己卻不吃,她說,先前怪大媽了,女孩子是要富養的,什麼樣的世面都見過了,在誘惑面前才不會迷失。那個男人劣跡斑斑,你怎麼可以要他的東西?   這個女人,花了幾百塊錢帶我吃這一餐飯,想讓我明白一個道理。我真的懂了,卻不是因為這一餐飯,而是因為她滿眼的焦急。我說,媽,我知道了。我叫得有些含混,她依然聽清了,她突然哭了。   回來的路上,她絮絮叨叨地跟我說了很多。她說,她始終不能有自己的孩子,所以,她理解他,恨過,愛過,最終選擇了原諒。   我糾正她,不是愛過,是愛著。   彼時,我15歲,已經明白了她的愛情,並為此震撼。家裡依然有他的東西,他的襯衣領帶都整齊地擺在衣櫥裡,他的父母她依然每隔幾個週末會去看望,他的女兒她在養著……如果不是愛情,誰可以做到這些?   四 她期望我過上的生活。   我18歲的時候,我的母親回來找我,我的生母。   她在我的學校門口,讓我跟她走。她說,我現在一切都穩定了,你繼父答應給你辦出國手續,你大媽在給你收拾東西。她的嘴一張一合,似乎這是再應該不過的事情。她說,那時候,我真的很難,什麼都不能給你。   我搖著頭,此時,心裡想的全是她,李春花,這些年,她也真的很難,但是,她竭盡所能地給了沒有任何血緣的我。   母親說,我已經給她說了,她同意了我帶你走。我的心轟然而響,怎麼可以?她真的如此捨得我?   我一口氣跑回家的時候,她在我屋裡,坐在我的床上,摸著我的枕頭,只這一個動作,便讓我的心疼了再疼。她說,你媽給了我好多錢,你看。   那疊錢醒目地放在桌子上,她拿著它們,擠出來笑容。她說,你走吧,要不然,這些錢你媽要收回去的,我現在退休了,這些錢對我有用。   我離開的時候,在門口給她行了大禮,跪在地上,磕了頭。她低著頭,直到我離開都沒有抬起來,我看到她的腳面上有東西「滴滴答答」地砸下來,濕了一大片。   我沒出國,只是去了離她幾百里的城市。很快,我便收到她的匯款單,那些錢,她一分不差地給了我,附言上,她說,謝謝你陪我這些年。我是哭著去郵局的,坐在郵局的台階上,抱著那些錢不停地哭。媽媽,我何嘗不知道她說那些話是讓我離開,而我哪能不懂她……正因為懂她,我才乖乖離開,過她期望我過上的生活。   五 媽媽,生日快樂!   我每日坐地鐵去上班,這個城市的人很多,立交橋複雜得很,常常讓我迷失了方向。每次,我都會想起她牽著我手一路走的溫暖。   我終於留在了這座城市,買了小小的房子。生母跟她的男人去了國外,她說,你不去,我也做不了你的主,反正對你也是仁至義盡了。   可是,我對她,那個養了我十年的女人仁至義盡了嗎?   我們像是有心靈感應,我買了車票回去看她的路上,接到了她的短信。她說,小暖,我很想你……我最近身體特別不好,不知道為什麼暈過去兩次,這種時候,你知道我是多麼多麼想你啊!   她從來沒用過這樣的語氣同我說話,她用了很多的感歎號,讓我的心全部揪起來。我退了火車票,改乘最快的一班飛機,其實再趕到機場,輾轉著只能快半小時而已……我發現我怎麼有那麼多的淚水,從安檢到候機室,從起飛到降落,我不停地流淚。鄰座的孩子悄悄地問媽媽,這個阿姨為什麼一直在哭啊?他媽媽說,因為她想媽媽了吧。我咧開嘴對她笑了一下,我真的是想媽媽了!   回家後,她正躺在我的床上,手裡翻著我小時候的影集,看到我,竟然是滿臉的愧疚,她說,啊,你真的回來了?你看,我怎麼這麼麻煩呢?   夜裡,我躺在她的懷裡,一直想告訴她,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去北京嗎?其實,只是因為她一直嚮往那個城市。她說,爸爸曾經帶她去過一次,她說,那是她最美的一段時光,於是,便喜歡上了那個城市。她說,只要想起那個城市,便會覺得溫暖。   我把這話牢牢記住了,我想讓她跟著我去那個城市,我想給她我父親欠她的一切,我想讓她一直溫暖幸福……   今天是她的六十大壽,寫下這篇文章,送給她,我最愛的媽媽! 資料來源:GTGT-郭濤的BLOG | 慈悲 | 「牙」口不能無「顏」 | 依然是一個人 | 熊育群的部落格 |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| The Scoop,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|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's Daily Update | 吳稼祥BLOG:用思想來感恩 | 辰光四溢-劉若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