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陪伴了我們三百六十多天的虎正在悄悄離去,而十二年未見面的兔子卻揚眉“兔”氣地向我們跑來。在這新春佳節到來之際,海外遊子更是倍感思鄉。我思念時刻掛念著我的父老鄉親。我渴望與親人共度佳節。浩瀚無情的太平洋使我與親人在水一方,可太平洋再大,也割不斷我與親人的千絲萬縷。 記憶中,我的每一個年都是在鄉下朝陽度過的。在那特殊的歷史時期,特別是我爸爸媽媽所在的大學裡,每人都要“破四舊”,一切舊觀念都要掃地出門。因此,過年,並不像巴金在《家》中所描寫那樣轟轟烈烈、熱熱鬧鬧。我沒見過舞獅,舞龍、即沒新桃,也沒舊符、看不到張燈結綵,更沒有趕過廟會。過年,我最期待的是那些平日吃不到的美味佳餚,那頓豐盛的年夜飯、那套新花衣和全家在一起時的幸福、快樂氣氛。 記得奶奶在世時,年前,奶奶和爸爸都忙著做成都臘肉和臘腸。媽媽在當地農民那裡買來許多五花肉,經過奶奶和爸爸用鹽、花椒和八角處理過後,就掛在房樑上風乾。一條條臘肉、一串串臘腸掛在房頂上,飄散出一種特有的年味。 記得大家都是被遷到朝陽的,在當地,誰也沒有什親戚。拜年就叫團拜,爸爸媽媽所在的外語系的同事挨家挨戶地走一走。每到一家,主人就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蘋果,向日葵籽、花生站、糖果、江米條等招待客人。記得每次等到媽媽送客時,我就偷偷抓一大把花生站放在自己的口袋裡。過年就意味著我們能以吃到平日很少能吃到的零食。 雖然那時物質缺乏,我家沒有什麼山珍海味,可是媽媽還是挖空心思在年飯桌上擺出十幾個菜。五香牛肉、溜肉段、紅燒肉、木須肉、自家養的小雞燉自己採來的蘑菇、成都扣肉、東北酸菜白肉、炒花生米、拔絲地瓜…這些都是媽媽的拿手菜,也是我家年夜飯桌上必不可少的。當然,三十兒半夜的酸菜豬肉餡兒餃子,更是讓我難以忘懷。全家人擠在一起剁餡兒、和面、?皮兒、包餃子。平日很少有好吃的,所以過年時,我們要包好多好多餃子。記得那時我弟弟一個人就能吃一大蒸鍋!從餃子鍋裡散發出的蒸汽把整個房間搞得朦朦朧朧。小小的屋子裡充滿了家人的歡聲笑語、充滿了快樂、幸福、和諧的氣氛。 三十晚上,我們也會跟其他孩子一樣,出去放幾個鞭炮和火花。有一次爸爸帶我們去放煙火,還把大弟的衣服燒了,我們都不敢告訴媽媽,怕被媽媽罵,可是媽媽發現後,只說了沒傷到人就好了。 過了年,爸爸就開始做我家特製的元宵餡兒了。核桃仁兒、黑芝麻、黃豆、雞油、白糖放在一起,用刀剁很久很久。然後切成小四方塊。最後用和好的江米粉包成一個個白白的圓球,煮好後我們一人一大碗。那又甜又香的元宵,我姊妹兄弟四個吃在嘴裡,甜在心上。那“咄、咄”的剁餡兒聲音,奏出了我家特有的年韻。 這些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啦。我已經三十一年沒回家過年了!如今物質豐富了,可是,兒時那特有的年味、年韻是什麼也無法代替的,也永遠不會在我腦海裡消失…